1721年(康熙六十年)朱一貴造反,台灣府城,鳳山縣治興隆莊等重地均淪陷,至此,清廷開始允許台灣築城。1722年(康熙六十一年)鳳山知縣劉光泗於興隆莊(今左營區內)築土城,周長八一0丈,城高一丈三尺,設東、西、南、北四門,左倚龜山,右連蛇山,外濬壕塹,塹寬一丈、深八尺,為了禦敵的需要,壕溝的寬度長於深度。1734年(雍正十二年)鳳山知縣錢洙下令在城牆周圍,環植三重刺竹,1760年(乾隆二十五年)知縣王英曾又增設四門大砲,以增強火力,提升防衛力。1787年元月(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)林爽文造反,莊大田響應之,攻陷興隆莊縣城,知縣湯大奎、典史史謙等人遇害。

1788年(乾隆五十三年)福康安率清兵平亂,因縣治興隆莊殘破,鳳山縣治移往埤頭街(今鳳山市),始插竹為城,是為新城。1804年(嘉慶九年)鳳山知縣吳兆麟率眾於埤頭街建新城四門。1806年一月(嘉慶十年十二月)海盜蔡牽入侵東港,鳳山吳淮泗響應之,焚掠新城,埤頭街為之殘破。

1824年(道光四年)福建巡撫孫爾準巡台,復採眾議,再度奏請於興隆莊建城,當時楊良斌造反,圍攻埤頭街,不久被平定,在興隆莊建城乃成為當務之急。台灣知府方傳穟認為鳳山縣兵亂多,需建石城,而石城的建築費用高,建議官民分攤。鳳山縣衙門較他縣衙門更踴躍捐款,而且鳳山縣地主、富民紳商、鄰近的郡紳等共捐十一萬元,佔捐款總額百分之七十三•一五,此也與勸捐總理劉伊仲的努力勸捐有密切關係。此座石城原估價約十二萬餘元,而實際完工的總工程款為九萬二千一百元,此乃知縣杜紹祈下設督造總理鄭蘭、藍文藻、方耀翰、吳廷歲、陳琨;督建總理吳春祿、黃化鯉等人層層負責,用心監督,才會有可觀的工程結餘款,這在當時貪官的環境中,注入一股清流。官民合建鳳山縣城成功,翌年(1827年)北部的淡水同知亦勸捐建竹塹城。鳳山縣城的結餘款有五萬六千九百圓,又用了其中之二萬五千圓另建縣署、典史署、參將署、火藥局、倉廒、監獄等備具,尚餘三萬一千九百圓,做為日後建築維修費。

綜觀台灣古城門額的題字,鮮有職稱與人名,如台南的東安門(乾隆元年)、小南門(乾隆四十一年)、小西門(乾隆五十三年)、靖波門(乾隆五十三年)、大北門(道光十五年)、小北門(道光十五年)、東郭門(道光十六年)、鎮北門(道光十六年)、馬公的順承門(光緒十四年)等之門額則無職稱與人名之落款。但左營石城東門的內門額上款「大清道光乙酉年陽月興工,丙戌年荔月竣事」,下款「督造總理陳琨,勸捐總理劉伊仲」。東門的外門額為「鳳儀門」,上款題「大清道光五年荔月穀旦」,下款題「福建汀漳龍道道憲前理台府事方傳穟、知鳳山縣事杜紹祈建」。又如南門的內門額上款「道光乙酉年桂月興工,丙戌年荔月竣事」,下款「督造總理鄭蘭、藍文藻,勸捐總理劉伊仲」,南門的外門額為「啟文門」,上款「道光五年桂月穀旦」,下款「知鳳山縣事杜紹祈建」。北門內門額上款「大清道光五年桂月穀旦」,下款「督建總理吳春祿、黃化鯉,督造總理方耀漢、吳廷歲」。「造」為開始設計藍圖,「建」為興工建築。北門的外門額為「拱辰門」,上款「大清道光五年穀旦」,下款「福建汀漳龍道攝裡台灣府事方傳穟、鳳山縣知縣杜紹祈建」。

鳳山縣舊城門額上的人物,可考證出的為知縣杜紹祈及勸捐總理劉伊仲等人,杜紹祈(1777∼1853)江蘇無錫人,清嘉慶庚辰(1820)進士,自1823年(道光三年)至1826年(道光六年)任鳳山知縣,1827年(道光七年)升任淡水同知。杜紹祈升任淡水同知後,引疾歸鄉-江蘇省金匱縣,主講東林。1853年(咸豐三年)卒,享年七十六。

關於勸捐總理劉伊仲;據《二正公系劉氏族譜》可知劉伊仲為渡台第六代,其渡台始祖劉二正,原籍福建省泉州府同安縣十九都積善里白崑堡充龍社,劉二正於西元1664年(萬曆十八年,康熙三年)偕妻林氏自福建海氛遷台,擇居鳳山文賢里眉池部邊莊(今高雄縣湖內鄉文賢村),渡台第二代長子劉燦守祖居於湖內鄉文賢村,次子劉蔭遷梓官鄉赤坎茄苳坑,三子劉愛遷於湖內鄉劉家村。劉伊仲曾受欽賜副榜並中副貢,是為文武雙全的人才,其後代現分居於高雄縣、市,第十代子孫劉日昇(曾任高雄縣議會首屆參議員、第二屆縣議員)任劉氏宗親會主任委員,團結劉氏族人尋根、祭祖、編族譜等,為地方樹立良好的風範。

南門的外門額刻有「啟文門」,古人認為南方主文運,南門又稱「啟文門」;東門又稱「鳳儀門」,鳳山丘陵在左營的東方偏南,鳳儀又是吉祥之兆;北門又稱「拱辰門」,因北極星古稱「北辰」,拱辰之由來取自於《論語》<為政篇>,引申天子如失德政,則天下之民歸之;西門又稱「奠海門」,「奠」為「安定」之意,鳳山縣西臨台灣海峽,因此「奠海」有安定海疆之意。

1985年(民國七十四年),內政部審查通過鳳山縣舊城,含位於左營的北門、南門、東門、城牆、城河、拱辰井、鎮福社為台灣的一級古蹟,也是高雄市唯一的一級古蹟,1991年(民國八十年)舊城的修護工程竣工,但願古蹟公園在此一級古蹟內的新生,指日可待。

資料整理:崇瀚2002/12/5
參考資料:
楊玉姿,高雄市史蹟探源,民國90年,高雄市文獻會印行頁1~7